网易首页 > 健康频道 > 正文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2017-06-09 14:14:14 来源: 网易健康(北京)
0
分享到:
T + -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新闻回顾:6月9日央视新闻报道“全航班等待79分钟 只为挽救一个生命”引发网友热议,事情经过为7日下午,上海东航接到求助,当晚杭州有个捐心脏的手术,术后器官必须立即送往武汉为患者移植。可手术结束时杭州已无到武汉的航班,希望上海飞武汉的MU2520航班给予协助。了解情况后,航班147名旅客都耐心等待。79分钟后飞机起飞,移植手术最终顺利进行。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网友一致认为此事非常“正能量”,为这147名旅客点赞,认为“这是最可爱的晚点了”,还有人表示“如果我是乘客,我也愿意等,不要说79分钟了,再长一点也无所谓”。

那除了“耐心等待”之外,为了挽救他人宝贵的生命,我们每个人还能做点什么?为什么保护一个器官这么珍贵?每个人都可以进行器官捐献,帮助别人生命的延续吗?

在这个越来越宽容的社会,大家对“器官捐献”的态度也悄然改变,从最初传统文化中有“保全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死者为大”等旧的观念,逐渐转为“文化的延续,生命的相传”,如果把你的器官捐献给别人,相当于你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存活下去,这是一种新观念。

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庄一强在接受网易健康采访时,对“器官捐献”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读,帮助大众正确认识“器官捐献”,扫除“捐献无门”、“强迫捐献”、“跨种族人群捐献”等困惑。

网易健康:器官捐献是“自己就能说了算”吗 ?

庄一强: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从改变观念、了解生命的延续开始,但是“仅个人同意”并不想,还需要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因为在捐赠的环节里,必须得到所有直系亲属全部书面同意,每个人都有“一票否决权”,所以得到家人的支持很重要。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网易健康:很多人感觉“捐献无门”,该怎么办?

庄一强:目前有正规的两个捐献网站:

一个是“中国器官捐献网”(http://www.organdonation.org.cn,它由红十字会总会主办,现在全国献血、捐献角膜、捐献骨髓,都是由红十字会来做,他们有一套比较完整的体系来执行和监管这个流程。

第二个网站是“施予受”(http://www.savelife.org.cn,它是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港澳办和国务院港澳办公室跟香港扶轮社合办的,扶轮社是一个全世界有名的慈善机构。

其实所谓的“捐献无门”,很多时候是因为宣传力度不够,大家不知道去哪里捐。器官捐献过程非常专业,并需要被严格监控,不是随便你去哪儿都可以捐的,所以目前全国有这么两个合法的捐献登记网站。

有了捐赠意识,找到捐赠平台,在平台上人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器官捐献的常识,这是第一步

登陆网站之后,大家就可以进行注册登记,完成之后,就成为了“器官捐献志愿者”,这是第二步。实际上,很多人成为了志愿者之后,也不一定会最终完成捐献。有很多情况会影响最终的捐献,通常“志愿者”转为真正的捐献者,转化率是很低的。

当一个人发生了不幸,比如意外、车祸、病重,进入了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经医生积极抢救,生命仍无法逆转这就到了第三步。这时会有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他们会问病人家属,是否同意捐献器官让家人的生命得到延续?一般红会的协调员都是有社工背景的社会工作者。

如果病人及家属同意(这时即便以前没有在网站上注册登记过也没关系),红会协调员会给家属一张表格,器官捐献志愿书,还有一些基本材料。需要捐献者本人(清醒状态)和全部直系家属签字,才可以生效。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网易健康:如果想要捐献,有没有什么条件?

庄一强:两个必要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判断病人本人意愿。一般在ICU里,很多病人都已经失去意识,这时需要进行判断,依据是他是否填写过自愿捐献书,已经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如果没有,则需要查证他是否写过“拒绝捐献”的文字证明,如果没有,就可推定他“不反对捐献”。如果他曾写明“我坚决不愿意捐献”,即使家人都同意,那也是无效的,不能捐献。

第二个条件就是,必须所有的直系亲属全部在这个捐献志愿书上签字。如果是个孩子,就必须他的父亲和母亲两人都要签字。如果是成年人,那他的配偶、父母、超过十八岁的子女也要签字,必须是全部的直系亲属,如果直系亲属有一个不同意都不能捐,有“一票否决权”,这就是为了保证不会“强迫捐献”

当确认了这两个条件,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协调工作就完成了,然后交给下个环节。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网易健康:所有的器官都可以捐吗?也是必须捐的吗?

庄一强:当红会协调员的协调工作完成,接下去则需要医院的OPO器官捐献协调员”接手,他属于器官获取组织 OPO(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

器官获取组织是由医院ICU医生、麻醉医生和移植医生还有护士、检验人员、伦理学家、法学界的人士共同组成的一个组织。

医院OPO协调员的职责是安排医生、护士和检验师,给这个待捐的病人进行评估,看是否适合捐献。比如判断他是否患有艾滋病、癌症等疾病,以及器官的功能状态,来判断哪些器官是可以捐献的。

比如一些老人,已经七八十岁了,他想捐赠,但是这个年龄他的器官功能已经相对较弱了,一般情况下,捐献器官者是六十五岁以下的人

上面所说的一切都需要医院OPO专家做一个“捐献前的评估”,包括病人的评估,还有器官的评估。

当然,有些病人本身就表明过意愿,比如只捐献眼角膜,或者不同意捐献心脏这个器官,只要是他不同意的部分,即使器官功能再好,我们也不会强行要求。这些都是百分之百的尊重本人和人家的意愿的。

除了全航班等待 为拯救生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网易健康:1个人最多可以救助多少人?

庄一强:如果一个人的各项器官功能都很好,那可以帮助超过10个人,通常情况下1颗心、2个肺、1个肝、2个肾、2个眼角膜,可以救助8,再有小肠、胰、脾也可以移植,救助则将再多出3个人,因为小肠可以分成很多段——不过这相对罕见一些。

还有皮肤、骨头都可以利用,如果一个人所有的器官和组织都能被利用的话,救助的远远超过十个人,也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的生命结束了,却在超过十个人身上得到延续。

骨头也是很重要的,常见粉碎性骨折病人,需要把骨头接好,那缺少的一段骨头通常采用钢板来补充,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利用捐赠者捐献的骨头,可以把骨头磨成骨粉,通过3D打印,制作出符合移植需求形状的骨头。

当然这都需要非常先进的技术,像北京的积水潭医院,他们就有一个骨库,做这个主要是骨科比较强的医院。

网易健康:中国人和国外人的器官可以“互相”用吗?

庄一强:完全可以,人类基因相差非常小,种族之间的基因差异非常小,不起主导作用,几乎不影响器官的移植,但是每个人对别人的器官的排异性是比较大的,就是身体我只认识我的器官,别人的器官我就不认,这个差异之间有一个就像配血型一样,血型分A、B、O、AB型。这叫组织配型,器官的组织配型越吻合,将来的存活率越高。因为存在“排异性”,移植后患者需要终生吃药:免疫抑制剂


结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教授说,器官捐献说一千道一万,最后汇总到两个字——信任。就是老百姓对器官捐献体系的信任、捐献者对红会、对OPO的信任、移植者对医院的信任。建立器官捐献新体系的最终目的是“抑恶扬善”让公民自愿器官捐献的来源和去处在阳光下运行。建立阳光透明的捐献体系的目的就是使人民大众都能享受移植医疗服务。

图片来自网络,原文链接:你所不知道的“器官捐献”那些事

胡婧慧 本文来源:网易健康 责任编辑:胡婧慧_NJ513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对话默瀚:学瑜伽 最容易错的是第一步!

初学者怎样正确开启“似虐实爽”的进阶体式?练习瑜伽遇到瓶颈期应该怎么破?瑜伽大师默翰来为您解答。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健康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